科尔沁蓝及其草原经文

作者:周庆荣 | 来源:中诗网 | 2017-09-01 | 阅读: 次    

  导读:周庆荣,笔名老风,1963年生于苏北响水。1984年开始诗歌写作,出版的散文诗集有《爱是一棵月亮树》《飞不走的蝴蝶》《爱是一棵月亮树》《风景般的岁月》《周庆荣散文诗选》《我们》(中英文典藏版)《有理想的人》《预言》《有远方的人》《有温度的人》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主要发起人,获2014年度《诗潮》诗歌金奖、《芳草》第四届汉语诗歌双年奖、2015星星年度散文诗奖、第二届刘章诗歌奖、第七届冰心散文奖等。《大诗歌》主编、《星星·散文诗》名誉主编、

20170901132123.jpg

我想给这片土地的上与下进行命名:

科尔沁蓝和天才敖包,
关于天空在上的希望
与永不迷路的爱的地理。
                                                            ——题记 
 
我把看到的天空命名为科尔沁蓝 
 _20170901131938.jpg
 
正常的天空,应该广泛地蓝。
世界或者人心出了问题的时候,即使天空力量强大,也会表情忧郁。
八月,我站在科尔沁草原上看天。
蓝得更彻底的天空当然另有许多,比如,站在喜马拉雅山顶上看。或者远航至大海的心脏部位,洋流暗涌仿佛海洋的脉搏,那时你看天。
神圣和让人敬畏的天,远离人间鸣蝉的天。
我把看到的天空命名为科尔沁蓝,天空对大地的友好,大地上生命的真切如同新鲜的草汁。
时光的新与旧,以蒙古长调为背景音乐。
短歌唱响历史的疯狂,风卷残云之后,天空恢复正常的平静。
只要你愿意,科尔沁蓝就可以放弃金戈铁马,没有了纷争,你还会呼唤苍天?
八月,我站在草原上看天,我要告诉众人:天空基本的颜色应该就是科尔沁蓝。 
 
 
2
在草原有一个完整的傍晚和清晨
20170901131952.jpg
 
农户小院有着怎样的象征?
油菜花在蚕豆花的边上开放,蜜蜂直接亲近它们。农耕的人们需要打开院门,对泥土的情感首先从自己的私地开始。
草原经文的扉页应该写着什么?
蒙古包和帐篷,它们是辽阔中间的一个点和另一个点。它们和自然的关系不设防,我理解的人类的胸怀,一般都有面积的局限。
你如果有小心思,轻易不来。
我在草原有一个完整的傍晚和清晨。
傍晚在短暂的惊雷后出现,云层炸开后,晚阳下的科尔沁蓝用黄金般的脸庞,更加直接地面对草原。
经文里蛰伏的蟋蟀的叹息,我听出和草原一样辽阔的往事。
同箭簇的方向一致,草曾经疯狂地向南方生长,直到玉米水稻和高粱代替了草的模样。
而光芒与活力的早晨,草叶上的露珠晶莹着人性的湿润,科尔沁,如此静谧便如此安好。
 
 
3
陌生的土地,称呼它们为故乡吧 
 20170901131959.jpg
 
我是农耕民族的后裔,篱笆墙持续地挽留我对于空间的腼腆。茶一壶,斗室一方,乌托邦就是我全部的世界。
科尔沁草原上骏马的眼神提醒我必须豪迈,给我一匹野马,我要用追逐狼群的方式驯化牠,然后,男人开始辽阔。
然后,鸿雁的旋律里,乡愁的面积渐渐扩大。
我要向那个射箭的人学习,一支箭加上一双鹰的翅膀,力量、飞翔和人的智慧,那些陌生的土地,称呼它们为故乡吧。
再多射出几支箭,那时的故乡就会大于我今天的祖国?
马头琴拉响了草原经文里的勇气,马蹄声在伴奏。
皮囊壶里灌满男人的酒,春秋走出礼和中庸。
“创世纪,起源于强大的破坏力。”
我是农耕文明中那个最温柔的人。
我用自己的足迹给草原经文批注:奔腾的骏马和马背上的勇士,我要向科尔沁学习。
故乡或者祖国,茶壶里可以不是碧螺春,可以直接是酒,酒后,干脆利落地力大无比。
酒醒之后呢?
 
 
4
在石头之上,看到科尔沁的光
 20170901132007.jpg
 
酒醒之后,我发现自己站在双合尔山脚下。
晚阳在西,东方的双合尔山俨然天才敖包。
石头坚硬,我期待已久的人类的骨头,在晚阳下隐约。
我在石头之上,看到科尔沁的光。
人性的苍茫,如同长调的惆怅。
人工的敖包已经让我感动,在孝庄园,我围绕最大的敖包转圈,试图放下一切现实中的浑浊,放下无法完成的使命和虚妄的爱,我向敖包的高处扔了七粒石子,一粒敬天,一粒敬地,两粒缅怀草原上的往事,三粒谢天谢地!这样的仪式感化了我,因为,我们建设了一种形式,承认上面有天,一颗心遇见另外的一颗,敖包是怎样的形式?
黄昏和黑夜正在交集,我珍惜这个时候的光芒,不耀眼,更像是一次暗示。下面属于长夜,在被暗示之后,我不会沦陷在夜色中。
双合尔山,它是天才敖包,是心灵和环境之间杰出的暗示者。
 
 
5
把历史和神秘投放给无边的夜色 
 20170901132015.jpg
 
草原经文里,有一页是绘制在牛皮上的地图。
我在地图上投宿。
A-15蒙古包于是成为一粒不眠的星子。
向北望,远山仿佛长途跋涉后一边休息一边流汗的骏马;向南望,也是一道山,山那边应该是翌日的黎明。
我坐在蒙古包门口一块石头上。
石头是军马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标点,如何标注此刻的我?
牧马人?马背上的战士?军马场上一个短暂的过客?
这里水足草美,是草原上勇士们的后勤。
我们把历史和神秘一起投放给无边的夜色,金戈铁马的声音确实越过了南边的山脉,南山之南,全部的辽阔书写着一个朝代的往事。
我曾经看着太平洋西岸的水,想分辨出长江和黄河,海水浩渺,水质偏咸,人类历史的味道?
翌日清晨,草叶露重。
安静的露珠,似乎自带光芒。
如此,甚好!我忘记头一个晚上的对酒当歌,军马场的本质就是风景,风景和平,人间可以无事?
 
 
6
向这里远古的存在致敬 
 _20170901132022.jpg
 
请允许我不去赞美哈民遗址。
我向这里远古的存在致敬!
在科尔沁草原,陌生的牧民献给旅行的人们以奶茶和哈达。他们生动地存在着,我要赞美他们。
五千年前,人就已经在场,在草原深处或者森林里穴居。证据拉长了人类的历史,如果幸福,远古时就已经开始;如果苦难呢?苦难是人类命运的预言?
草原金雕扑打翅膀,击开沉重的乌云。
阳光直直地射下来,真相就此大白?
我看到了遥远的时候人们的不正常死亡。
他们用树木搭建房屋,盖上草就拥有了家的屋檐。
我从他们死亡的姿势里发现了他们对生命的渴望,我多么希望真相继续模糊,让一群人不去注定成为另一群人的敌人。科尔沁草原宽广,一切的爱恨情仇都可以保持安全距离。
像后来的哈达,省略别的,只表现尊重和敬意;
像这里的敖包,除了缅怀与祭祀,人性的路标方向明确。
我向哈民遗址行注目礼!
不是赞叹人类历史被加长的那部分,而是为任何苦难也没有打倒人类的真相感动。
从纪念馆走到出口,只五百步就远离了五千年前留下的证据。
阳光如注,每个人大汗淋漓。
我抬头看天,科尔沁蓝比喻着今天的幸运。
 
 
7
将沙漠变成绿洲的希望留下 
 20170901133452.jpg
 
布木布泰和青蓝格格是我们在当地的诗友,她们介绍科尔沁为草原博物馆。
她们提到宝古图沙漠和沙漠与草原中间的奈曼怪柳群。
奈曼,在科尔沁西南。
怪柳显然是沙漠的引言,我始终呼吁人和事物能够从容生长,我因此不说顽强。
数年前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胡杨林争取到了我的泪水,顽强约等于悲怆。
一片柳林,根须如舌。舌尖已经无法濡湿干渴的双唇,断臂求生的结果就是一部分枯,为了一部分的荣。
这些柳树,还能有多余的欲望吗?
无欲则刚,这是世界给予生命的第几条定律?
我的语言和思考没有准备,我只想在草原经文里读出草的欣欣向荣和草原上花朵的抒情。读到牛羊马和广大的人群,那当然令我更加喜悦。
我没有准备地置身于下一个地理:
宝古图沙漠。
事物茁壮成长的时候,警惕一种暗力量。
它滥用了土地中温情的部分,把干燥留下。
时间的遗产不允许沙漠。
草原只能有最初的名字,如果爱情可以湿润人性,我希望草原每一寸的抒情都能方向正确。
越野车在沙漠上起伏,骆驼在证明它们对土地异化后的耐心,但我依旧坚持草原的态度:我湿润,一切就不会干燥。
我是为着草原而来,沙漠,是草原的对立面。我于是从对立面去进一步认识草原的内心,每一棵草生动了土地,它最后是牛羊的庄稼。草原上生命的信心,我们一起记住这片土地的乳名,任何干燥的活动都不能允许乳名被叫错。
我们离开时,一阵雨还没来得及下。
我将沙漠变成绿洲的希望留下,留给这里伟大的人民。 
 
 
8
温柔来自草原,正如辽阔与坚强
 
20170901132039.jpg
 
我爷爷说过:一个人如果力气太大,自己用不完就会用到别人的身上。
人的原始要素中最本能的,导致后来战争的出现。
有人说:人类的世界史从成吉思汗开始。
草原上各个环节似乎就绪,《札撒大典》作用非凡。“突然性、灵活性和包围的战略”,草原上谁是讲课的人?
当现实里的一些经验围困了我,我喜欢从书里读到勇士的故事。历史,主要的内容属于持续的忍耐,科尔沁草原漫长的宁静和美好,是谁显示了足够的耐心?
假如成吉思汗现在出场,委屈的人一定不再是我们。我念经一样地重复着这个名字,这是一个阳刚的男人,乾上坤下,元亨利贞,草原卦象正常。
五百年后,科尔沁又一个人物出现。
我喜欢她的昵称,小玉儿被历史严肃。
她严肃时的称谓是孝庄,历史已经纪录的可以不再需要诗歌的叙述。夜宿蒙古包,头枕着草原,我听到英雄的气息,梦里的香总结了草原上全部花朵的内涵,我知道自己梦见了草原上美丽的女人,她变化着角色:妻子、母亲、祖母,她用爱的方式管理着江山,江山越来越大,不发淫威,如此,方法论简单。
温柔,也来自草原?
正如辽阔与坚强?
一想到我把人间最后的力量寄托给温柔,草叶沾露,那是草原上激动的泪?
 
 
9
今后的岁月属于人类的未来 
 20170901132051.jpg
 
夜幕给科尔沁蓝拉上了窗帘。
草原经文没有结尾,起伏的和平缓的,文字在客观中平静。
不平静的是夜幕下的我,天亮时我将告别科尔沁。
歌声和美酒,历史中的一个英雄和一个美女。
铠甲即将休息,美女会远离刀剑。
草木有情啊,英雄睡去,英雄的味道和万物同眠。美人如花,蓓蕾一样的花,历史书写了草原的豪迈,今夜,我期待草原的腼腆。
是的,多长一平方米的绿草,沙漠就会后退一步。
明天,我要离别。
感谢草原的长调,它丰富了江南的小曲。
驰骋沙场的气概补充了田园风光,我爱我的山河,山河怎么能没有英雄?
如同英雄怎么能缺少真正的红颜!
敖包挺拔着草原的辽阔,一切只是爱与被爱。
假如你在别处仇恨,记住这里的敖包,敖包不说沧桑,它只说态度。
科尔沁啊,你的好态度已经发挥作用。
我书生的义气,因为向草原学习,胸怀从此无边无际。
无边无际的胸怀,我们淡化某一个具体的面孔,一切都是我同胞的模样。
科尔沁,我的永远的骄傲!
今后的岁月属于人类的未来,未来的人们如何念好过去的经?我骄傲的科尔沁,走出了人类的互相对抗和对生命的漠视。我们一起忘却人类的斗争和征服,只记住人类的温柔和善良,像草原上最美好的露珠和雨后哈达般悬挂在天际的彩虹,让太阳的光在每一个叶片上闪亮。
我们念经,经文删除了烽火。
经文只含情脉脉,情在科尔沁。
 
 
2017年8月31日下午-9月1日凌晨
老风居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周庆荣:有远方的人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