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11)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17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系列组诗新作。


《憧憬》
 
明年入住资江小屋后
我要做的事情
就是看流水而心不动
然后学习写横平竖直
学习画几片叶子
绘一朵两朵花
还要学习在石头上
刻一撇一捺
水流走了还会回来
听雨就是听故人的声音

 
《相遇》

人茶俱老,相遇是缘
这一个老者
这一泡茶
整整等了我四十七年
他属猪,我属鸡
我们都是农人的家眷
他说要加我微信
我说正合吾意
哈哈,皆大喜欢
 
 
《休养生息不折腾》
1
上午江渚捡石头
下午不知做什么
无所事事心放空
休养生息不折腾
    2
今日上东坪
寻芳寻开心
晚餐梅山宴
相陪有故人
3
今携老妻进县城,
求助包养无人领,
干脆两人吃快餐,
东坪老街一风景。
4
无事望江流,浅浅白雾
不见鱼戏水
不见荒洲鹭
唯有孟公塘里,一叶扁舟
5
桥东桥西百姓家
乡里乡亲俚语话
劳作归来聚一起
笑谈渴饮安化茶
 
 
《和解》
 
芭茅开花并欠下谦卑的身子
把以往带锯齿的叶片褪去
这不仅仅是一种宿命
而是向命运妥协
 
从芭茅杆温柔的这一鞠躬里
我相信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解
相信了人与自然的和解
所有的和解从心出发
走向辽阔,走向博大
 
仰首向阳是一种力量的表达
俯看流水是智者的一种姿态
俯仰之间,是为一吐一纳
而吐故纳新,是为
日日新,苟日新

 
《弄石与写字》
    1
上午河里捕鱼荒洲捡岩石
下午晒太阳,顺便剪辣椒
现在学习寂荡兄翻译的小说
"记得"与"不记得"
看过了才知道好还是不好
2
本想潜心弄顽石
心藏百万文字
右手刻刀左手笔
刀笔并驾齐驱
大好晴天去打鱼
是为锻练身体

 
《冬夜的温暖等候》
 
我已经添过了三回焦干柴薪
并且只用了稻草撑门
风已经来过六次了
吱呀一声,我心一动
头一次进来的却是月影
再次推门,进来的是星星
这第六次,却是一只小飞蛾
嗞的一声扑进了熊熊火中
但我还是没有闩门
因为,你说好了会来的
即便是柴薪燃尽
我也会等,只要心中有你
这个冬夜,我自信不会寒冷
 
 
《与影子诗》
 
柴房里的柴薪终于已经告罄
火塘里的火焰成了星星
我欲俯下身去用铁钳捉火种
忽然门又开了,一个声音说
别动!我最害怕火了
声音像风一样飘忽
并且进来了一抹飘忽的身影
我说,你终于还是来了
你若不来,我还会继续等
身影说,我在你后面的山上
长满绿苔的地里很冷,很冷
我说那你干脆跟我同居吧
寂寞的心比绿苔还是暖一些
那身影就狠狠的抖了几下
我想她一定是因为感动
还能够知道感动的
在这人世间已经不多了
我于是问她:你叫聂小倩吗
影子就定定地立地而起
哇塞!果然是一个大美人
我便坚定地说:即使你是鬼
你的前世也是个温柔的女子
那我就把你当成是一颗
善良的种子,窑在我身心里
又是一阵风来,影子不见了
而我心里却涌起了一阵温馨
 
 
《俗世不老仙》
 
荒洲上去捡岩石
到资江河里捕鱼
归来赶紧烤炭火
 
一泡老茶满口香
对面坐着易中天
乡村俚语乱扯淡
 
平常日子分瓣过
瓣瓣都是浸心甜
我是俗世不老仙
 
 
《汪星忧郁王子的故事》
 
1《出走》
 
忧郁王子去向不明
从株溪口找到白驹村
还是不见影踪
这小子到底去了哪里
喊了许多遍
至今无回应
 
2《等待》

昨晚上去县城东坪逍遥
我家的狗狗却失联了
整个村子找了一个遍
呼唤声仍在水田里浪着圈
有位大嫂说下午见过它
还有一只母狗在它身边
这让我多少有些放心
至今还是个单身狗
应该是荷尔蒙爆棚
它才忘记了回家的路
那就等吧!我开着门
也开着灯,即使是它们
成双成对的回来
我也会满心欢喜
 
3《为爱流浪》

夜已经很深了,天上的星星
也冷得躲进了黑云的被窝里
隔窗望寒江,江也冷得发抖
在我们人类很少有人
再相信爱情的时候
一只公狗和一只母狗
竟然连家也不要了
愿意在寒冷的寂夜里流浪
流浪,流浪,远方的橄榄树
在远方,在远方,流浪
 
4《难舍真情》

凡忧郁型的男子用情都很深
如我们家的这条狗狗
外出三天三夜
在雪地里与一条母狗缠绵
我找到它的时候
它俩睡在田野的一角
我叫它,它望了我一眼
又望了母狗一眼
神情恍惚,不置可否
我走过去摸着它的头
它舔了舔我的手
目光里有些不舍也有些无奈
我没有责怪它
我没有权力责怪它
在我们人类正在消失的真情
在狗狗的世界里却还保留着
我作为狗狗的主人深感荣幸
 
5《回归》
 
只出去鬼混了两天两夜
就瘦成这个鬼样子了
前些日子还英武如周郎
我吹牛说非小乔不娶呢
这不争气的狗狗啊
你却被一个土妞所勾引
弃我而去。我还以为你
已经饮了麻醉子弹
去与五香桂皮为伍了
幸亏有人认出了你
那一幅气宇轩昂的皮囊
却装着充不择食的欲望
哈哈,回来了就好
我们一起去旅行
但愿你不要再犯迷茫
 
 
《岁月长河》
 
寒夜渺渺兮,回忆下酒
曾经年少兮,心中无忧
岁月是一条漫长的河流
波峰浪谷里的昨天前天
起起落落兮,有如忘川
真实绝不是在现时
你要是一贴往现时
就准会毁在里面
 
 
《雨夜》
 
美美的上床睡觉去
如这一个石头
并石头里的虫蛹
和鱼的图案
石头里有火
等待着撞击
假姌的虫蛹
等待破茧成蝶
鱼却在梦里说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我什么也懒得说
鼾声如雷,今夜有雨

 
《忘记》
 
白天或者黑夜
睡着抑或醒来
玩的都是心跳
总有心思想要寄出
却忘了收件人的名字
这是一个健忘的时代
唯有忘记
令人心安

 
《读者》
 
今日有雨暂停工
无事且把小说弄
愧为人师,誓为人医
身残志坚时遇春
不信宿命,只从命运
任由圈里作家乐小众
我把小说读与乡人听
直听得伸长脖子
已是做晚饭的时候了
却无人去把炊烟升
待明年我独资办家刊物
安化数十万家庭
每户赠予一份

 
《平实的俗世红尘》
 
天冷了莫忘记穿上棉衣
妻子的话就这样平实
我打开的是免提
是为推行简约主义
人生活在俗世红尘
哲学也只是一根芦苇
政治就更加靠不住
我在安化望长沙
那里有我的妻室儿女
儿把小孙的照片发过来
我交待说你要好好学习
小孙说,谢谢爷爷
听到这礼貌用语
我心快乐无比
却为何眼睛里含有忧郁
我不语,我不语

 
《泡好茶》
 
如此闲瑕,来泡好茶
这是东坪镇的特产
来自高马的茶芽
呵哈哈,果然
口齿留香
入喉溜滑
 
 
《时遇春的祖传算盘》
 
人,生活在宿命与命运之间
不可控是为必然
一如芦苇在风中摇曳
时而俯地,时而仰天
时遇春有一把祖传的算盘
他说,当1+1≠2
就已经上升到了哲学层面
也就是说,有许多事情
人算,奈何不了天算
我对这一个小说
充满期待,但收成得看来年

 
《今日大雪,天地动容》
 
今日大雪,天地动容
河山为乾坤戴孝
所有的文字
不过是一群蚂蚁
最火的热情
也会被寒冰湮灭
甚至包括
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
如此甚好
但美好是短暂的
所以今日
更须珍惜
 
 
《冬日》
1
兄弟三人一炉火
今日大雪奈我何
打起天南地北讲
此生此时最快乐
2
捂一团木炭火
读几页无用书
少做些颠倒梦
多审视己之过
3
意欲作文章
技不如他人
干脆当食客
且把河鱼烘

 
《瀑是水之精神,冰是水的骨头》
 
都说柔情似水,水往低处流
那是还没到她抗争的时候
世间万物,凡事都得有度
一旦将她逼到无路可走
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
水也会不顾一切
挂万丈瀑布如万丈挽联
将生命的万丈柔情倾泻个够
一旦严冬施以寒冷的淫威
柔弱的水也会生长出骨头
如剑,似戟,也像戈
甚至将自己倒挂成玉勾
也要与严冬作拼死的决斗
你越是冷酷,她越是昂首
直到春风从山那边狂奔而至
她才会喜极而泣,满面泪流

 
《火种》
 
这是一个很笨拙但也很实用
的土办法,用了彼炉的灰烬
把此炉里的木炭掩埋
为了给明天留下几颗火种
我宁愿自己受冻
也要与即将来临的寒夜抗争

 
《看透世间沧桑》
 
我一直以为这一座百年拱桥
是先人的两只眼睛
能看透世事沧桑
后来才发现自己幼稚得
是一个低能儿
看透了又如何呢?从桥上来来去
除了时间还是时间
有谁能超然于时间之上呢

 
《混沌,清醒》
 
有朋自远方发来电影爱国者
剧照,我知道他的良苦用心
想用所谓的正能量
把我从混沌中唤醒
但我最后还是诚实地告诉他
凡是能够在这个冬天
登堂入室的视频或者纸媒
里面的内容我都不愿意接近
因为,我不想让自己
沧为娼妓或者嫖客
宁愿继续做一个混沌的呆人

 
《品》
 
这一泡茶,与这一个人
均已经年过六旬
休闲也要讲究品味
慢慢儿品
渐渐地懂
这个雪天不寒冷

 
《雪花授奖雪莱》
 
雪花姑娘轻盈而来,轻盈而去
是谁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哭泣
泪珠凝成了冰珠儿
挂在风中
漱漱作响
请允许我以季节的名义
把这一串晶莹剔透的
泪珠儿也好,冰珠儿也罢
挂在外国诗人雪莱的脖子上
授奖词是现成的
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远吗
 
 
《与友神聊且饮茶》
1
左右的这两个人
都比我年轻
泡一壶老茶
说这是座幸福之城
只扯淡不扯政治
做个明哲保身之人
还说什么富则兼济天下
穷则独善其身
哈哈,狡猾狡猾的
这些个典型的猾人
 
   2
品着高马山上的零七年千两
聊着黄安石与东坡的故事
菊花落瓣与不落瓣
水之骨与水之皮
才华横溢的苏夫子
却被老和尚一屁气过江东
哈哈,且饮茶
把漫山冰雪融化
 
3
品着老茶,聊着更老的故事
在手机里写几个打油句子
一不小心,半天就过去了
旁边的这个人
脸相很正,坐姿不行
九十分扣掉三十分

 
《幸事》

人在老家闻获奖
万元奖金未到帐
日前赊得一车砖
改天正好如数偿

 
《乡愁民国范》
 
骨子里一直欣赏民国范的作派
撑一把油纸伞
行走在青石板的街巷
钉铁掌的牛皮鞋哒哒而过
惊醒睡懒觉的大乔小乔
着围巾的我并非周郎
却在心里头浅浅一笑
曾几何时,岁月变得如此不堪
青石板街巷成了废墟
油纸伞和钉铁掌的皮鞋
连同那一条象征斯文的围巾
只能在台湾岛上的博物馆
才能勉强找到
今夜,我找回到了老家
正好碰上兄弟们在烤着粑粑
俗是俗了点儿
找不回雅的,便来点儿俗的
雅俗共享,才是乡愁的味道

 
《雪与冰》
 
风雨住,雪初霁
提一个竹篮火炉
去访问我的乡村
乡村已荒芜
村头挂冰凌
如我们那一代的骨头
又脆又硬
你若给一丝温暖
我会为你顷刻消融
你要怀有狼子野心
水也能凝成冰凌
红刀子出,白刀子进

 
《学习的崇高使命》
 
孙女崇尚美食
孙子爱玩机器人
只要能快乐成长
爷爷奶奶高兴
学那么多习干嘛呢
学习的崇高使命
就是用来忘记
忘记时间得到空间
忘记爱国拥有世界

 
《相看两不厌》
 
原以为只有马瘦毛长是佳句
没想到乡村夜长更动容
马瘦皆因无青草
夜长方知寒袭人
哈哈,人比马聪明
老夫老妻,花样翻新
双双对对偎火桶
不看电视看旧人
相看两不厌
惟有敬亭山
看她个天荒地老容颜改
看他个山高水长心不变

 
《寻茶》
1
披荆斩棘两小时
救得茶树三五棵
他日我若常住此
枝枝柯柯认老夫
2
落日近西山,
执杖寻茶还。
汗流已夹背,
心里漾喜欢。
3
翻山越岭寻野茶
木杖芒鞋共遛跶
背上直冒汗珠子
滚落腰间湿裤衩
叶阔枝细树窈窕
恰似少女十七八
老夫昨日过六旬
归来依旧少年娃
 
《幸福》
1
幸福岂是放空话
千辛万苦构新家
一五一十亲经历
既寻水源也寻茶
2
老家围炉爆米花
胜似城市夜泡吧
贵贱从来不由人
俗世神仙自高雅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