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10)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28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新作快递。


《与江一起读诗》
 
坐在江渚上,读孟子读庄子
我读一句,江学一句
读到动情处
江流转起了漩窝
到了最后,浪波涌着浪波
吻着我的脚踝想要拉我下河
我大呼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 

《天地共长久,万里一壶茶》
 
夜里不想睡觉的时候
我想要写诗
忽然觉得胸闷的时候
我也想要写诗
感觉有一个人在远方想我
而我也正在想她的时候
更要写诗
这个人其实并不在红尘
而是在天上的月亮里
她想我的时候
桂花就纷纷落进了酒缸
我闻到了桂花比酒更香
这是几缕夜风送过来的
而我想她的时候
却只能文火煮一壶老黑茶
茶的汤色比血还要浓
我没让夜风告诉她我在熬心
但我还是在自言自语了一句
天地共长久,万里一壶茶
而且是一壶咱安化的老黑茶
 
《分享》
 
意外所得的,理应与人分享
朋友的朋友是个茶老板
送他两箱八年陈茶
顺手就送给我一箱
我又拿出来
给桥东和桥西的茶友分享
汤色红亮,氤氲出淡淡清香 
 
《爱石之人》
 
儿子捡到了一个石头
满脸喜悦说
一幅天然山水画
我也附议道
羞煞许多的著名画家
父子都是石痴
爱石之人
心柔如水 
 
《有女如阳》
 
闺女刚托人送来的
一床绒毯
一条好烟
我嘴上说她太奢侈
心里却捂着喜欢
有女如晴儿真好
阳光明媚
没有冬天
抽烟是与神会晤
灵感缤纷
文思如泉
世界任大人物去折腾
小日子在家和里面 
 
《安静的心》
 
把人心放在安静里
一睁眼天就蓝了
水就绿了
即使是在冬天
也会有芦花纷飞 
 
《写作就是一种蛊毒》
 
无需犹抱琵琶半遮面
写作就是一种蛊毒
说什么看破参透
自我欺骗无救
我是一个农人
只顾耕耘播种
至于年景欠收
从不瞻前顾后 
 
《约茶候友》
 
兰花指打开
把茶漏搁上
杯盏两个
公道一个
然后启茶
涧水在煮
茶友在路上
今夜不寒冷 
 
《幸,甚幸!》
 
这一款茶,诞生于1987年
31岁对人来说算是而立了
对于茶,我找不到准确表达
日子是那么安静,包括人心
有一款好茶相伴
这是一种福分
夫复何求?于我
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平凡的人
有妻儿在左右
闺女寄来温馨
儿媳守护小孙
对面坐着长兄
膝前炉火初红
我且当好一个老茶童
偶尔读一段两段孟子
天地正气,由心而生
幸,甚幸!何患夜寒更深 
 
《我本俗人》
 
城里的朋友夸我能随乡入俗
其实我本来就是个俗人
硬要把自己弄得像个雅士
转背就会有人骂你狗屎不如 
 
《两界温暖》
 
野人与我,半掩柴扉
我记不得这是谁的句子
却触动了我的内心
我现在租居的房子
女主人几年前走了
之前我们是认识的
是一个热情大方的人
有人以为我独处的时候
会胆怯,我却笑言
门一直是虚掩的
除了有风进来没见她来
我还设想过她若真来了
凭她开朗热情的性格
说不定会带自己采摘的茶叶
又凭她对自己家里的熟悉
还会从阁楼上找出木炭
但我肯定不会掏出打火机
那个世界的人害怕火
我宁愿挨冷并忍住口渴
也不会让她离去
我相信阴界与阳界的人
也能够抱团取暖
这样就会温暖了两个世界 
 
《小雨日》
 
早餐吃过,小雨未停
煮水泡茶,懒得出门
茶杯四个,唯我一人
堂门虚掩,左右为邻
不请自来,去也从容
打发时间,狗碎鸡零
茶淡茶浓,坐等天晴
  
《乡村生活》
 
一家三口,老婆儿子和我
还有几个邻居小青年
团团圆圆围一桌
乡村生活,也还快乐 
 
《叮咚一声》
 
因为建筑小屋请了工人
每天早上要买点荤菜
桥那头食品店的陈了红
最爱听微信支付的声音
叮咚一声她就心动
我却心疼
万八的卡上
只剩7000多块钱了
刚才又叮咚了一声
哇塞,湘江文艺稿费涨了
身为作者,得知道感恩
明年若再给贵刊发稿
一定要写得更好
 
《我自泰然》
 
雨水的嘀哒声无处不在
流水禁不住诱惑
向远方的心情很迫切
我处于这两者之间
偶尔嘈杂一下
也流浪一下
更多的时候是安之若素
听雨,看水流
与老家童年朋友的儿子们
一起品茶,从浓到淡
从雨天到晴天
我自泰然 
 
《父亲的光热》
 
雾霭是大山的叹息吗?
山也有太多积冤吗?
山太深沉
虎狼也会不知所措
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
每天都要把脸色打开
从内心放出的光热
将儿孙的日子熨平 
 
《亏欠资江》
 
夜往深里走,悄然无声
流水也一样,无声偶闪波光
我掏出手机想拍幅照片
漆黑的屏幕什么也看不见
只好将白天的照片上
供奉自己无聊的联想
老辈人说这河里死过很多人
只要有人在夜里唤死者名字
死者就会从水里走上岸来
我于是就试着叫了几个
当然是随便编出的名字
结果一群赤膊男子上岸
肩负纤缆,嘿唷!嘿唷!
号子声声里,一艘帆船
白帆上一轮弯月如屠龙刀
我吓得大叫拔腿就跑
却摔下在了床边
哇哦,原来是南柯一梦
我想,我是欠这条江的
欠这条江一部精彩长篇 
 
《煮茶泡太阳》
 
这几日老天爷雨下个不停
下得我心烦意乱火气冲天
我宁愿辛苦给工友们做饭
也不愿窝在家里出不了门
开不了工
幸亏原来的房主人有远见
备了一灶屋的柴禾
我干脆以火攻火
架起炉子点燃柴禾煮老茶
用茶汤洗脸,用茶汤泡脚
我就不信,我泡不出个太阳 
 
《天遂人意》
 
多日阴雨,影响心情
今日一早霸王强开工
果然天遂人意
吊脚楼平台大功告成
师傅们辛苦
我得有所表示才行
撸起袖子做晚餐
荤素得当,皆是精品 
 
《我会一个一个写出你们》
 
今晚心情大好,与桥之东西
儿时玩伴的儿子辈品茶聊天
他们又把我送至租借的房前
还说明早打了鱼又给我送来
看着他们的背影在夜色消失
我进屋开始修改自己的小说
一个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向我
只听脚步声我就能喊出名字
但我说你们不要这么着急
我会一个一个地写出你们 
 
《亲人》
 
对面坐着的全是亲人
中间是我的老兄
个高的是建勇叔
披衣的是堂弟夫明
我老兄读书破千卷
坐下来就爱谈古论今
建勇叔彬彬有礼
是出了名的乡绅
夫明弟心里有个周润发
特别适合指挥万马千军
而三人对面的我
只需安安静静的
当好一个老茶童 
 
《人话神话》
 
晨沐江风,清水刷牙
联珠桥上是我家
邻居十三常缄口
满腔思绪理乱麻
出入天眼看人世
参透之后,装聋作哑
我自有一张红嘴
两排白牙
一半说人话
一半说神话
努力不去说鬼话 
 
《计划》
 
夫妻俩散步回家
边走边计划
这里种白菜
那里种玫瑰
前面的那地方
种植几树芙蓉花 
 
《口碑》
 
金杯银杯,不如饮者的口碑
我无心给进入市场的产品
再去做广告,但是在南京城里
却有朋友在她的朋友圈
发布了这么一个
图文并茂的产品介绍
我之所以截图予以转发
完全是出于一种绅士的礼貌 
 
《冬夜作文也灿烂》
 
冬夜微寒,我自灿烂
桂鱼佐酒人心暖
且把文章重新理一遍
 
酒香无须多吆喝
有了自己满意的文字
自会有目光如炬的看客
 
窗外资水无声流过
船帮旧事在波光里闪烁
我若不说,谁人说 
 
《幸福劳动者》
 
劳动者最幸福
因为头脑简单
他们无颠倒梦想
你也别用梦去策人家
做工要报酬天经地义
无需感谢
我应该感谢你们 
 
《生命是一根脆弱的火柴》
 
生命是一根脆弱的火柴
一头撞向时间的磷片,
嚓地一声叹息,
火光一闪,
摇摇晃晃地颤抖着就灭了 
 
《吾乡明月》
 
努力地明亮着的
是吾乡的月
白云遮不住
她深蓝的忧郁
青色山脉上
有几点泪光在闪烁
 
《寂静夜晚》
 
这些酒肉穿肠过的朋友
喝够吃够闹够后
一个二地全都走了
只剩下满桌空碗和赤膊筷子
还有几把空椅子
并在火上烤着的糍粑
陪着我。而我
却在无言对江中荡漾的明月 
 
《烹小鲜》
 
一手执两锅,一国可两治
治国安邦若炒菜
油盐酱醋及佐料
缺一不可,当然
最关键的还是掌握好火候
味道好才是真的好
也无需满世界吹牛
如文无定法
炒菜也一样,各有各的做法 
 
《乡间岁月》
 
与工友们喝酒抽烟
偶尔独自发呆望天
午睡便去江渚上
狗狗陪我在脚边
梦醒捡石玩水漂
一片二片三四片
水花伴花溅 
 
《竹园》
 
从现在起我就开始种竹子
一条小径通幽处
里面有亭台楼阁
吹箫的女子来自在水一方
戴箬笠的那个男人
是我自己 
 
《挂月盟约》
 
先把月亮挂上树桠
然后到建勇叔家里喝会儿茶
月亮你得等一等我
乡下没有路灯
你得照我回家 
 
《问答》
 
望着河流,我发了一会儿呆
流水却忽然问我说,先生
一会儿的时间是多久
我被流水问得一楞一楞
猛抬头看到了一朵白云
我于是问云说你走了有多远
云回答说风走了多远
我就走了多远
哦,我的答案亦如此
水流的那一会儿
也就时间的那一会儿 
 
《重操旧业》
 
重操旧业我也是其中一员
放下写字的笔,拿得起
斧头锯子或者泥刀
照样能舞得呼呼生风
世上的路有千万条
随便哪条都可以通向罗马
即使没有现成的路
我也能走出一条大道来 
 
《我是一蔸九死回阳的芭茅》
 
我不是土豪。我厌恶这个词
娘希匹!老子就是一蔸
生长在沟边土垴
甚至是峭壁之上的芭茅
青葱岁月杀了我去喂牛
枯黄了砍了我去盖房子
还有人会趁机点一把野火
但我命贱,我能九死回阳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且,一次比一次
生长得愈发茂盛
 
《甘与浓的味道》
 
年轻的朋友,我闺女的同学
十分关心老同志的生活
早上九点半给我送来了一袋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毛叶
这是我之所爱
立马就放下了手中的工具
取山泉叮咚之声的一瓢
用日产的生铁壶烧水
然后净手冲泡
再后啧啧品味
人情味浓,毛叶味甘
这甘与浓的味道
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辛劳》
 
今天工夫安排得满满当当
下班也就迟了一点
我以为自己是最辛苦的
但当我无意中发现了
一只蚱蜢背着两只蚱蜢
我的心里便一阵轻松
原来世界上比我辛苦的
种类还繁多 
 
《注视》
 
一树黄金叮叮当当
诱惑我的眼晴
我心却一动不动
注视是一种态度 
 
《磊落生活》
 
我已经把电脑收进了抽屉
从现在起让生活回到常识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做一个地道的草民
冬天围炉煮茶看火舌初红
手痒了可以乱翻一通手机
人家点赞你的还一个礼
有来有往是无赖的习气
遇到不点你赞的
也顺便点人家一下
既然在一个群里何必小气
千万别跟人一般见识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我且磊落做人,做个好人
看资水从门前汤汤流过
只是欣赏,勿管它南北东西 
 
《虚掷时光》
 
时间光虚掷有多种方式
仰望白云成苍狗
惯看流水走东西
捡几块顽石日久能生情
把双脚搁在江渚梦庄子
忙碌的人是可贵的
折腾的人是可耻的
望着望着人生都是浮云
看着看着一切都是折腾
一觉醒来已是十一点
对不起,我还得回家
去给劳动者做丰盛午餐 
 
《爱的方向》
 
戴上套,系好围裙
抽一支七毛钱的香烟
这就要进厨房舞勺子了
老婆为了鼓励我,说
慢点儿,给你先留个影
来就来吧!反正是个自恋狂
自恋的方式有多种
这世界除了自己爱自己
想让别人在乎,只怕很难
但我还是喜欢去爱别人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需要
如同阳光普照大地
如同露水把小草滋润
我感谢还会有人愿意让我爱
我在这个爱字里找到了自我
从此,我是一个有方向的人 
 
《顽石有心》
 
如果石头可以传递情报
我想这里面必有暗示
心形图案非常逼真
我把它贴在胸口
这石头就热了
谁说是铁石心肠
其实是柔情蜜意啊 
 
《石》
 
今天收工早,我捡石头玩
我自己曾经是一个顽石
经岁月之手的打磨
棱角已不再分明
纹理也不清晰
磨棱两可
罪大恶极 
 
《生死之间》
 
月亮很冷,几颗寒星看不清
河对岸又老了一个人
唱孝歌的歌者是我小学同学
当年还扮演过党代表洪常青
他如今也是一个老人
送亡者的歌吟里
有几许并不自信的悲悯
其实死亡并不可怕
生者与死者也就
只隔了薄薄的黄土一层
也许在另一个时空里
他依然是活着的
浩瀚宇宙多怪事
谁又能说得清呢 
 
《静仁随笔》
 1
老夫楼台泡毛叶
儿子江里捡石头
有事加班又加点
闲来且把日子丢
 
2
一荤一素一癫人
窗外喧闹耳不闻
嫦娥踏月对面坐
晚风斟酒醉夜深
 
3
两页旧黄纸
据说很值钱
买了建新屋
也算慰先贤
 
4
一觉睡到自然醒
醒来仍觉在梦中
后山打来清泉水
来泡毛茶提精神
日头悠晃我悠晃
银杏树下洒黄金
满目河山夕照里
人茶俱老韵味浓
 
5
外窗细雨如酥
我心依旧灿烂
往事并非烟云
回首皆是前缘
 
6
夜寒不宜久扯淡
赶紧罢笔宽衣衫
关掉手机钻被窝
大快人心梦温暖
 
7
三十分钟六盆菜
二十四人围拢来
都夸老夫厨艺好
色香味美莫停筷
 
8
家乡故事多
卵石铺满河
随手捡几个
便是好小说
 
9
卵石溜溜圆
恐龙下的蛋
哪天复活了
买个好价钱
 
10
有这样一种友情
叫做风雨盼佳人
佳人带崽难脱身
飞鸽传书送寒菌
 
11
因为手痒爱作文
因为怕闲喜折腾
一会海里一会岸
一会乡下一会城
友人夸我几不误
老夫心知肚里明
我是一个负心汉
负了青春又负卿
 
12
渔人的船上无门
美人鱼半夜潜入
我虚掩柴扉
山鬼帮我做饭洗衣
 
 
《两种光景》
 
同一个人,逆光与顺光
便是两种人生光景
唯有时间与光
不可以控制
 
《扶贫扶正气》
 
扶贫扶正气,扶思想
气不正则筋脉拘挛
思想意识封闭
则茫然不知所措
甚至会朝反方向滑去 
 
《渔家女》
 
只要跟着一条船走
你便可以找到渔村
便有晒网的女子
隔着渔网
用千万只眼睛看你 
 
《睡成一个传说》
 
我看上了这一把空竹椅
将外衣剥掉
我想要简单一些
就这么仰躺着入睡
睡成一个传说
任亿万丈阳光掩盖着红尘
当阳光走了
黑夜来袭
我希望能够成为一颗舍利子 
 
《最有味的事》
 
我一边吃化饼一边看着月亮
其它的都只是配角
如爆炒的花生
油炸的红薯片
还有掺了豆子的炒米
这个世界上此时最有味的事
就是美美的吃喜欢吃的东西
想吃你就乘风而来
炉火初红茶正浓
乡下人就是有这么大方
来者皆有一分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