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5)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19 | 阅读: 次    

  导读:廖静仁诗歌选---《乡间建屋岁月》之五。

 

《美好的事》
 
看到了吗?在水一方的洲上
放养了一群白鹭
午休时抱团小憩
偶尔有一二偷偷嘻戏
但那是在别处
而不知道疲倦的蝴蝶双飞
在草丛里以寻花的名义
实是在寻欢
这也是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知道了,只是友好地笑笑
但我也没有要蝴蝶们看到我
在以什么名义
干别的勾当时宽恕我
寻花寻欢,这都是美好的事
 
 
《距仁师还远,离仁医很近》
 
过了联珠桥,左拐就是白驹村
村里有一位仁医叫传承
传统的传,继承的承
26岁前在杨林中学当教师
头一天给学生上课
就给学生们说文解字
仁者,二人也
但是这二人,必须是贤人
更是有德之人才能合成仁
同学们若是书真正读了
就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仁
同学说听得满教室鸦雀无声
尔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并且大声叫人师传承
传承老师却淌下了泪水
他后来说:因为我太感动
 
不久,传承却毅然决然地
扫着一条左腿离开了学校
他的那条左腿是天生的残废
离开学校的原因不明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把这句响当当的话扔在校门
他还说一句更锵锵的话
当不成仁师,就做个仁医
哪怕是用上一辈的时间也行
刚好村里回来了一位老医生
是武汉医学教授
劝退回原籍是因为富农成份
传承跪下一条直立的单腿
另一条用手搬着
师父不答应,他就不肯起身
从此他成了白驹村的
第一代赤脚医生
接下来又是更名为乡村医生
到现在却又更名为职业医生
经历三改革但无论怎样更名
他的誓言仍然铭刻在心中
传承是一位仁医,仁医传承
是十年后老百姓送给他的大名
 
昨晚我偶染风寒找他问诊
也问起他没当成仁师的事情
他却平淡地一笑说,塞翁失马
你当作家肯定比我更懂
然后又说了一个小故事我听
当年中学的王校长
叫一个学生给他去买包香烟
学生问校长买什么牌子的
校长说,买包邦州烟就行
当时传承把嘴巴捂得铁紧
胀得脸色通红一言未发
但教室里却轰地炸响了笑声
只郴州牌的,邦州从未听闻
从此传承成了校长的眼中钉
每次开会都会点他的名批评
有一天,血气方刚的传承
忽拿起一把算盘直砸校长脑门
然后转身拖就走出了校门
也丢了那两句硬话
从此塞翁失马,改写了命运
 
我听后对传承仁医肃然起敬
并且也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您距仁师很远,离仁医很近
传承传承,我要写一个小说
就拿您当故事的主人公
 
 
《故人往事》
 
罗妹妹小时候就像一朵花
参加工作后
果然成了安化的形象代言人
她的微信圈往来无白丁
我一早打开觅知音
果然闻见了悦耳声
作曲家何沐阳如日中天
夫妻合作《你来的正是时候》
一曲民族风把安化唱红
我们虽然没有正式见过
电视里却经看到他的身影
陈壮凌我们曾经以兄弟相称
他去了深圳后只能常闻喜讯
沿海的路子越走越宽
前路正长亦似锦
倒是那个晓琴妹妹令我想起
一位失联50年的故人
她母亲是我的启蒙老师
我创作的一首儿歌记忆犹新
夏老师,爱训人
教鞭抽得如雷鸣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一笔一划要端正
我教你们的文字
也教你们做人
我把老师比母亲
但这样一位比母亲的老师
却不让我和她女儿晓琴来往
我们曾一起上山采过山楂花
一起在绿肥田里打过滚
笑声朗朗,浪漫天真
无暇的童年感动了星星
月光为我们笼上了纱蔓
夜鸟和虫声为我们奏鸣
我俩在草地上仰天写大字
却被夏老师一顿教鞭抽醒
从此二人在童话世界里走失
失联到如今
但老师的启蒙令我受益终生
我想知道她们的现在
却不知道该问何人
问月亮,问星星
或者干脆问晨起的轻风
 
 
《出去走走》
 
早餐吃过,我说出去走走吧
老婆问我这时候要去哪
我说这时候正是时候
八九点钟的太阳
一天中正年轻清纯
人也最精神
去看江里的鱼儿游青山倒影
看洲上的白鹭是否成双成对
看田垅里的牛儿啃食青草
江上清风,田园肃静
俗世红尘,我与世无争

 
《展望》
 
三十年前如稻谷,浑身芒刺
三十年后如糙米,糠壳未尽
六十岁后开始了返朴归真
知道了稻穗低头为感恩
可以期侍的是
入住资水江畔的廖静仁
将会静如处子
静一湾秋水,仁爱敦厚
如江岸的一块无言黑石头
察鱼观鹭,放牧白云随水流
一日三餐,文火煮粥
也煮自己的年轻并中年时候
一如东坡,又如木心
届时将你当贾母
就一碟子咸浸浸酸菜
静静地听你
把从谷到米再到粥
妙语连珠评论一个够 
 
 
《停水的日子》
 
远客欲来在路上
说是准备中午饭
答曰自然已备好
瓦缸之中有陈谷糙米
养了万千鱼虾在江里
我还正在回信息
老婆大人发脾气
自来水厂停了水
你却还在玩手机
我立马从竹晾椅上弹起
我笑得满脸菩萨像
说阿弥陀佛,别急,别急
面前是资江,右边是珠溪
后山泉水淙淙唱小曲
在挑着泉水回家的途中
又得南瓜冬瓜各一枚
还有粉子辣椒一小提
我的乡亲在乡里
衣食父母在乡里
几多的惬意,无须感激
 
 
《相安无事,天荒地老》
 
青山肃穆,水波平静
也不见我放养的鹭群
就连鱼儿也潜入江底
只有偶尔冒出的气泡
我知道那是鱼在耳语
彼此互不打扰
也无须问好
相安无事
天荒地老
 
 
《自在自语》
 
1
炊烟袅袅挥长袖
细雨绵绵山水绿
我自盘坐在岸上
任尔资江万古流
 
2
太阳悠然落
月亮未见来
江流去别处
唯我独自在
 
3
晚炊飘在江对岸
我自挑水把桶还
悠哉悠哉一日过
明晨打水又后山
 
4
抖落身上尘埃,
放下即是自在。
何必无中生有,
不如早点回来。
 
5
曦光微露霜寒面,
晨风过耳牵衣衫。
人间仙境小村落,
我与乡邻共冷暖。
 
6
老夫下厨火正旺
忽闻风香比菜香
香风牵我回眸望
走进晶晶美姣娘
 
7
傍晚邻家割青韭
归来已是八点后
洗碗捡场半小时
静夜陪我有黄狗
 
 
《相看两不厌》
 
敬亭山离这儿很远
李杜王维已去千年
我是晚辈廖静仁
来得晚了一点
我也在看。而且
照例是相看两不厌
不是敬亭山
而是崩洪滩
 
 
《桥》

天地何其广
我只要座桥
桥睁一双眼
江山有多娇
龙兵从此过
英雄尽折腰
贯看日与月
睨视美人笑 
 
 
《乡里乡亲,谈天说地》
 
乡里乡亲,快进屋坐坐
扯扯淡,喝杯茶
瓜子花生随你手拿
南京的土地北京的庙
八国联军,侵华战争
那过去的事情
真的就能这么过去了吗?
莫道乡亲知识浅
满肚子民间传说
胜过你满腹经纶


《微雨天》
 
微雨打湿了鹭鸟的翅膀
气候从凉到冷
一个个白点拥在一起
相互依存,相互取暖
我的心情也被打湿了
工友们正在冒雨挥汗
将心比心,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我想求天
再给我半月朗朗晴日
基础就可以下脚了
崛立于江岸,相对白羊山
这将是一道美丽风景啊
加上我,三看百不厌
可是雨仍在下,我说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可那个身先士卒的夫明说
大伙再加把劲
把这两包水泥拌完,下班
我向大家行了个注目礼
心中充满感激,却无言
远处的鹭鸟,翩然飞远
 
 
《苦菜花,童年伙伴》
 
一枝幽蓝中透着皎白的小花
从杂树茅中斜出痩弱的身躯
就像一个弱女子
有些羞涩,性格却很倔强
我认识她,从前就认识
可以说我们有一样的童年
她的名字凄美,叫苦菜花
每年秋天,风刀霜剑相加
花,却苦苦地开着
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一路走来坎坎坷坷
但我坚信没有过不去的坎
正因为是不一样的路
所以成就了不一样的我
花,苦苦地开着
不引蜂蝶,不事张扬
却开出了不一样的花朵
苦难中的美丽
美丽得更长久 
 
 
《深水慢流》
 
水流得很慢
慢得肉眼看不见
我想是因为
江河的历史包袱太沉重
雾气弥漫,也在流动
似乎是一步三回头
雾气是在看脚印吗
在水上行走
一如水上的誓言
什么痕迹也没有
 
 
《爱茶人》
 
跟厚道人交朋友
与年轻人成兄弟
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昨夜一首即兴诗
引来一堆大惊喜
我亦多情再出主意
既然已经启航茯
往上应有纤痕茯
高歌一曲过滩谣
顺风顺水,山水多娇
引无数爱茶人尽折腰 
 
 
《自然与我》
 
观自在,便是观自然
玩自拍,既是观自我
自然与我,就是一伙
 
 
《天助而成》
 
此刻,我席地而坐于茅草丛
举手之劳帮一群蚂蚁
把一具虫子的尸体移了下位
这对于蚁们来说
简直是神兵天降
我于是就掏出一支香烟
让心思随风飘散
我无心思更无意
世间有很多的事情
都是在无心无意间天助而成
 
 
《那人那山那狗那屋》
 
那山那人那狗应该都熟悉吧
既获得国家奖又拍成了电影
还毎年领取日本教科书版税
他居然大言不惭地讥笑我说
廖爹,你在资水边建别墅
我在乡下老家盖小屋
比较一下看,谁的更舒服
可我的别墅八字还没有一撇
他的小屋却已经围成四合院
我相对无言,且慢慢地搬砖
你属狗,爱的是青山
如一支绿色的箭
我既属鱼又属飞鸟
绿水青山并蓝天,我全都喜欢 
 
 
《锅碗瓢盆响滋味》
 
午睡起来,泡一杯清茶
不比汤色,只看叶底的条索
味道好才是真的好
其它用不着我多嘴多舌
今天中午的快餐菜太少
质量也不行,明日叫停
还是得老夫亲自抓后勤
打算称四斤肉买十块豆腐
就在工地上开火一锅子炖
再配上一钵酸豆角
外加红干椒煮虾公
我曾经也是做泥瓦匠的汉子
宁辛苦自己,莫委屈工人
来来来,我说老伙计
喝一杯清茶去去火气
把今天的不愉快付烟云
明天中午,你看我披褂上阵
来一曲锅碗瓢盆,高山流水
且把勺子当古筝,美妙绝伦
 
 
《水中骨头水中鱼》
 
水瘦出了骨头,水的骨头
又硬又滑。鱼更滑
打渔人一副憨态可鞠
却目光如炬
不但能轻易避开水里的礁石
也能轻易地把鱼捧在手里
你尽管做你的水中骨头
尽管做你的鱼
我只须拥有一叶扁舟一张网
做一个水上的逍遥子。足矣
 
 
《美味引来山鬼》
 
今天工地上下班晚了一点
晚餐也就跟着向后延
昨日停电,一些准备好的
水淋水滴的蔬菜全部痨了
炒这种痨菜得需要猛火
先煎滚油,把菜往锅里一扔
明火执仗,将勺子舞出风声
十八般武艺全部使出
还得掌握好火候
香味扑鼻,居然还原成
时鲜味道。好吃,真的好吃
门前的竹风摇曳生姿
青翠欲滴的影子
是屈原笔下的山鬼,好女子
她是来偷艺的么?也许是
 
 
《思念》
 
住在联珠桥档头别人的家里
江流如婴儿的呼吸
屋后的竹林,风在弹奏竖琴
儿子去临家品茶归来
我老远就听出了他的脚步声
不知所措般我忽然想老婆了
心有些潮湿,如天边弯月
怀抱着太多的虚空
黯淡的光晖,很冷
她回到长沙的家里带小孙
去了有十多天吧?我记不清
只记得每天都通过几次电话
彼此问生活起居并饮食
还问到了天气或冷不冷
怎么就突然变得婆婆妈妈
我这个自以为刚意
却老了也长不大的男人
 
 
《男人的责任》
 
薄薄的江雾是昨晚的残梦
流水更新我的思绪
有些事情一旦发生
就必须积极面对
这与勇敢无关
男人的责任是河床里的卵石
那是亿万年前的恐龙蛋
至于孵出什么样的子孙
是上帝的恩赐
我且珍惜并且达观笑看
 
 
《资江—男人的江》
 
资江七百里如一道绿光闪电
有时也偶尔溅出白色火花
对面江心岛上的鹭鸟
是白色火花的一种
叫崩洪滩的江峡很长
两岸飞沙走石
猿声已飘向何处未有人知
而我伫立于江畔
或低吟或浅唱,大风起兮
浪涛肆意妄为,却听不懂
我在唱魏晋的长歌
豪放不羁的唐诗
唯一不唱宋词和元曲
这样的一条江河
养一条不知天高地厚的汉子
不足挂齿,不足为奇
奇怪的是这一条汉子
居然能经常与鹭鸟一起飞翔
还偶尔会抱着美人鱼回家去
 
 
《木叶声声》
 
用陶盆装肉,脸盆盛菜
锅里还煎着韭菜鸡蛋
饭是用木蒸蒸的
二十多只碗一起出手
蒸里的饭下去了一半
有人在资水撒网捕鱼
叫孟癫子的伢儿躲在竹林
鼓起腮帮子吹木叶
我知道他一定是有些嘴馋
就走过去拉他进屋一起吃饭
他有些腼腆,菜足饭饱后
居然呜呜地哭了,他后来说
静哥是个好人,只是现在
村里的好人越来越少了
呜呜呜呜,他说完又哭了
他的哭声是另一种木叶声
动听,而又悠长婉转 
 
 
《今日乡村》
 
沈苇说继续赞美家乡是罪人
这话说绝对了一些
但我还是能基本认同
周立波当年的《山乡巨变》
我没读过,至于有哪些巨变
应该是由历史说了算
但这几十年农村的变化
我是亲身经历者
客观地评价,喜忧掺半
物质生活水平提高
旧屋辙了,新楼房很高
良田沃土成屋基
剩下的就是萋萋荒草
像模像样的青壮也没几个了
空巢老人不是驼背就是勾腰
麻将声声里,是几个妇女
如深秋竹架上的老丝瓜
干瘪的身影伴随着月黑风高
这几天听说每年的养老金
又涨了十几块钱
每个享受者必须去村上拍照
验明正身,理由是
怕活人冒充已经死了的人
也偶有在外打工的子女回来
送几袋米一壶油,给点零钱
车屁股一冒烟又打了回转
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
我还看见山色青了
小溪和江河的水也清了
还有很多的野兽和鸟类
围着老人猖狂叫喊
我的心里一阵酸楚
分明很痛,却喊不出声来
我写下这一堆的文字
心情很复杂,不知该如何
给今日的农村定位
因为扶贫攻坚已近尾声
并且是以倒计时消灭贫困
但我总是如鱼刺卡在喉咙
鱼的味道鲜美,却很害怕
卡在喉咙里的刺会拔不出来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