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建屋岁月(3)

作者:廖静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13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廖静仁诗歌选。


寻荷得藕
 
应该是上午十点左右
做完了一些零杂事情
把门交给了风
我悠晃着进村
刚一走到村口
对面来了一个老人
他说他是土地神
还说认识我并我的祖宗
我告他我是回乡建房的
这就算向他报告了
他说他已经接到上级通知
肯定会积极支持
领导说你是天上下放的文宿星
我说哪敢,哪敢
本人是你辖区内的一个老百姓
我懒得与打官腔的啰嗦
继续前行看凋零的风景
却遇见了挖藕的老同学
泥一身,水一身,汗淋淋
他说来来你拿几节回去尝新
我说这个好!寻荷得藕
又问他荷花是否已嫁人
他说你还惦记着我妹妹呀
她都已经做奶奶了
我没有再吱一声
而心里却在说
养在记忆里的美好
千年不老,永远年轻
这个上午令我难忘
看到这肥瘦相间的藕
我会想到荷花
亦会想到莲
相见不如怀念
这话我相信
 
 
无我
 
在此地做一株小草或者小树
拥江而居
任江风翻动每一片叶子
任流水洗涤身影
我无思。无思既是无我
过无我的日子
无欲无求
无休无止
 
 
亲爱的老子
 
老到这把年纪,这副神态
亲爱的老子,敬爱的老子
您老人家真有能耐
我一直在猜想
您准是与天地之间有协议
要老就老出一个地老天荒
老出一个万寿无疆
您的生存法则不是争世界
而只是享受世界
来来去去者您才懒得理睬
如烟似雾任飘渺
老小老小,您在空着目光笑
 
 
就地拍板
 
在工地干活的,找到个荫凉处
既是休息,也是集思广议
把发现的问题摆出来
拿出对策,就地拍板
一直到解决问题
把衙门的风气堵死
决不能出现
树欲静而风不止
治大国如烹小鲜
就是不要煎鱼乱翻边
 
 
凋落之美
 
凋落之后是一道恒久的美丽
这一田割去了稻穗的禾茬
慷慨吻镰,向死而生
发出的刀荪子绿意葱茏
 
还有这一架干丝瓜藤
曾经把花朵开得灿烂若星辰
即使是老得空了心,也要
以飘扬的姿势自己亮明身份
 
更难得的是这一池残荷
就想着要听一场雨声
一直不愿意离去
我却因荷得藕:抱得美人归
美人迟暮,美人迟暮
与英雄陌路相逢
 
 
乡绅建勇
 
按照辈分我要叫叔叔的建勇
是株溪桥头公认的绅士
十多岁南下广州打工
36岁回家来经营自己
开了一家榨油厂
茶油菜油花生油
全都是生态植物油
生意兴隆是绅士风度
每晚来品茶的全是乡邻
且基本上全都是年轻人
我叔叔手执茶壶应对从容
他不卑不亢每人一个小茶盅
他还说我这是也是给大家加油
 
 
往事钩沉
 
夜往深里滑,星星眨着眼睛
江声一浪一浪向我涌过来
带来了水草的气息
还有偶尔的鱼语
 
这一切一如从前
我从小在江上长大
木船就像我穿过的鞋子
走过的水路没找到过尽头
即使看似平坦也有浪谷波峰
 
肥美的水草是美人鱼的秀发
鱼儿的语言把我教成了游滑
有一年我终于到了大海
我是化成一根桅杆去的
可海风太癫狂,海浪太生猛
我举着的帆被吓得白了脸孔
 
幸亏有旭日如同邮戳
在白帆的脸上打了一个红印
那是血的代价呀!再回资江
我便是驾驶着红帆船的舵手
过了长滩,又过短滩
 
波浪涌上了我的额头和眼角
还这样下去水草会把我纠缠
我终于在一个激流滩头退役
像珍藏娘给我做的鞋子一样
我把船藏进了心中的博物馆
再修了一栋房子在资水边
 
今夜,我一人守着一栋房子
没有美人鱼的夜晚很孤单
唯有这一条忠实的狗狗
与我作伴。但我在悄悄地说
美人鱼,你若在这时候来
我会给你唱一首好听的歌
歌名叫《你来的正是时候》
 
 
朝朝望江
 
来得早了点,江还没醒来
窈窕身姿笼轻纱
昨夜微寒,我挂记你冷暖
江心的波纹颤了一颤
动一发而牵全身
 
七百里资江伸了个懒腰
慢慢儿睁开惺忪的睡眼
似乎有点不耐烦
见到是我时
整个的身心又是那么柔软
 
江说,您真早
我说,不早不行呀
你以亿万年计为生命长短
我却只能以百年计为时间
亿万年于而言我太久
只争朝夕是我的格言
10-6
 
 
江岸随想
 
遥想当年,诸葛公瑾曹孟徳
除却小乔大乔貂婵
美得令无数男人尽折腰
至于金戈铁马丈八长矛
甚至八卦阵并月匽刀
岂比得了这现代化的怪兽
只要一声吼喊
便能够令地动山摇
我在旁边观自在
心随流水浪迢迢
 
 
往事如烟
 
阳光明媚,抚平了江水
往事如烟,白帆已远
纤痕不知刻在何处
更何况种在水上的誓言
多少人间事
如梦似幻
莫去惹尘埃
无须太留恋
 
 
心如秋水
 
宁说秋水共长天
莫道秋水能望穿
即使你望穿秋水又如何
人心是个小宇宙
心中深藏万壑
雾霭笼罩千山
我的心思
不会比这秋水浅
 
 
无解
 
有些问题,始终不会有结论
就如此时:是桥跨过了河流
还是河流越过了桥拱
即使是坐在桥上的我
也始终没有弄懂
还有一个也是同样的问题
我不知影子是我
还是我是影子
 
 
午睡
 
午睡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哪怕是幼小在船上
我也要在水上摆太字
波动的幅度大小与我无关
我像一只鱼标本趴在船板
幸好没有放盐
不然就翻不起身了
此刻我睡在江边一棵树上
如一只爬虫拥抱着叶子
并把叶子当成了心爱的女人
其实青山也在睡午觉
就睡在蓝莹莹的水里
还有江水也在睡午觉
与天空相拥入眠
 
 
美梦
 
本来想好好地睡一觉
睡个一年或半载
待江边小屋建成
待吸足水分
待沐足清风
待返老还童
但狗狗啥事也不懂
把我从睡梦中唤醒
拉着我一起去游泳
 
 
半篓松菌
 
下午的阳光懒懒洋洋的
我也是懒懒洋洋的
坐在江边
等鱼上岸
一只松鼠突然窜来
带着松菌的味道和气息
我改变主意
返身去山里
整座小岗已经翻遍
茅茅草草就这半竹篓子
今天晚上
就喝菌汤
 
 
乡间岁月
 
双脚属于地理
思想却无边界
一顿胡思乱想
满目苍凉景象
丝瓜架上绘画
稻禾刀下新秧
土地迎面走来
彼此道声吉祥
怀抱莲藕回家
双双摆出花样
静候夜幕降临
独处善待未央
 
 
与东坡言
 
先有语言,而后再有文字
我想这个说法不会有错
心直口快,脱口而出
然后在手机上记下来
这是生命的真率
 
不要拿作文要立其诚来匡我
不要拿平平仄仄仄平平压我
我每天有感而发
早已经与东坡先生交流过
 
行之所当行,止之所当止
亦如流水和行云
甚于别的,兄弟少信
我一拱手说,谢谢了,东坡
 
 
与鱼有约
 
与鱼有约,我起了个五更
在船头上温了一壶老酒
邀太白金星小抿了几盅
然后起网,网上小鱼
摆尾闪鳞,亮晶晶
岸上的小草在风中摇曳
露珠晶莹,是谁的媚眼
我只微笑,不作声
 
 
农民 土地
 
与农民交道就是与土地交道
这些年化肥农药用多了
土地严重污染,民心也一样
但总的来说还是可以改良的
一有机会他们就会三三两两
躲在角落里抽烟歇凉
耍一点小聪明
是农民的特长
我也懒得揭穿,走过去
每个人装一支烟
抽完这一支他们就
三三两两地起身了
然后心无旁鹜地投入工作
在没有受到污染的地方
野草丛生,青葱茂盛
 
 
生而为人也为神
 
若问我在哪里
我在云水中
有时在路上的
那是我的身影
有时在厨房的
那是我的手脚
有时在工地的
那是我的心
倘若身心合一
我在云端笑
我在船上眠
天灵灵地灵灵
生而为人也为神
 
 
自拍
 
米已经下锅,菜有了着落
来两个自拍这又如何
不关注的可一指拨过
关心我的可驻足回眸
因为还有那么多亲人
他们每天都在关注我
关注我的精神状态
以及物质生活
有了这一组自拍
就用不着我多说
 
 
江上清风乐逍遥
 
江上清风,流水皱面,悠闲
山一半在水中,一半在岸上
我在一半与一半的中间
刚才看到一则科技消息
说影子与量子有密切关系
这我相信,未知是神秘的
我把脚踝放在水里交给鱼
把身体放在石头上给太阳
思想却在远方与朋友聊天
 
朋友问我要投稿邮箱
我笑了笑全都复制给了他
但丢了一句,没多大用处
我也是从别人那里要来的
屡投屡没有任何意义
真正要用你稿子的会找到你
 
我有两个中篇小说
一个叫《传灯》
另一个叫《斯文摆渡》
就是《中国作家》编辑要去的
并且都入了权威选刊
编辑也只是偶然的机会接触
有相同的兴趣,便成了朋友
但我照例很节制也很珍惜
一年一次投稿,且是好稿
 
亲爱的伙计,我跟你说
你我都已经功成名就
既不靠作品评定职称
又无须靠稿酬买烟换酒
何必去为发不发文章折腰
 
有时候我看到一些作者
一个劲儿追着编辑点赞
对方却从未回过一个字
这样连基本礼仪都不懂的人
他可会懂你我的心情
不过我们也要理解人家
他手中可控的就这点自留地
不拿给能种自己菜的人
他的菜又去哪儿下种
 
这些人哪有你我这般大气
天当被子地当床
舀来江水当酒饮
即使真有文字要写
那也是老天托的梦
写在蓝天,遥看白云成苍狗
写在大地,春夏秋冬草木深
哈哈,不跟你闲聊了
鱼儿在咬我的脚趾头
以趾为钩,美人鱼在把我等候
 
 
荒芜的家乡
 
我已居家乡,知道家乡事
家乡新屋多,少有人读书
人人都谈钱,就是不说理
良田全抛荒,家家吃大米
笑声麻将声,早晚无鸡啼
我且卜一卦,落日是卦意
 
 
天又黑了
 
天又黑了,习惯黑暗有个过程
黑夜很辽阔,我不会像鲁迅
执意往南墙把鼻子碰扁
我只是去临时小屋看看我哥
说一会儿话就出了门
时间如流水,岁月比海深
 
江对岸传来阵阵孝歌子
不知道谁家又老了人
我仿佛看见了几个后生
头戴方巾,口中念念有词
似是背语录,又像诵金句
虽然样子动情,肯定不会真诚
 
我驻足了几分钟
吹了一会儿江风
又回到租居的房子里
点上一支烟,与天地共享安静
然后去冲个澡,然后抱枕入寝
做一个好梦
 
 
乡间慢生活
 
落日余晖如熔金
联珠石桥两眼睁
少年红衣红色桶
断鸿声里小村静
 
昨晚酉时抱落日
今早起来拥晨曦
睡了将近九小时
元气充沛赛雄鸡
 
与鱼相约侯五更
抱枕早睡养精神
时空切换刚入梦
夜鸟啁啾敲窗棂
 
日落而息这不是我的主意
是老祖宗口口传下来的
闻鸡起舞却太早了一点
我还在床上温一窝旧梦
晨曦已经来打过望了
小鸟也来敲过窗棂
好的我这就起床
把梦的衣裳
折叠入柜
今夜若有风寒
我们还要相拥取暖
 
 
为寒露接生
 
昨晚酉时睡,今日五更起
江边散步进小村
在一株绿荷前稍事伫立
我以村里最后一个
绅士的名义
微笑着走近荷花女
荷叶婷婷,向我行礼
无意间洒下几滴露珠
我慌忙欠身将露珠接住
有些许寒意
哦,我恍然大悟
今日是寒露
我无意中为寒露接生
手里捧着的,是一个节气
  廖静仁,一级作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得主,全国第三届青创会、第八、第九届文代会代表。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北京文学》等。出版著作有《湖湘文库廖静仁卷》等十余部,其中《纤痕》《过滩谣》《大山诲语》《我的资水魂》等篇什,先后被《新华文摘》选载并有《红帆》《资水河,我的船帮》等由《中国文学》译成英、法文向国外推介。近年转事小说创作,并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白驹》等。已有评论称:他正在努力完成从自然资江到文化资江的跨越。现供职于湖南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