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商震、慕白的诗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17 | 阅读: 次    

  导读:长安瘦马新作。

商震的诗
 
诗人简介:商震,1960年生。职业编辑。出版诗集、散文随笔集多部。现居北京。


 
藏 剑
 
新办公室的一角
放个一米多高的仿古花架
摆了盆兰花
兰花长得俊朗飘逸
与花架浑然一体
原来挂在书柜上的宝剑
我把它摘了下来
抽出剑身一看
发出月亮照在雪地上的光
我不能再把剑
明晃晃地挂在书柜上了
要严严实实地藏到兰花后面
除了我
没有人能看出
斯文的兰花后面
有一柄装满寒风的利刃
 
 
长安瘦马:
 
我家里也有一把剑,是二十多年前去华山的时候买的,我曾装腔作势地对孩子说:这是咱家的镇宅宝剑。我都想不通一个不断搬家的漂泊者有啥“宅”可镇,有啥邪可避。或许佯装斯文,或许美好寄托吧,我从来没有想到给这把剑写一首诗。
 
我不知道为什么读了商震老师这首《藏剑》之后,我突然想起了“舌头”的故事,舌头最柔软,但能杀人,好的、坏的、善良的、恶毒的都是舌头,舌头的形状,多像剑尖的形状。
 
主使舌头的便是衣冠楚楚、口蜜腹剑的人,树欲静而风不止,危急时刻存在,陷害的杀气就隐藏在空气里。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和阴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好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了。
 
那么这首《藏剑》表达了什么?主旨是什么?古朴的书柜、高洁典雅的兰花,兰花,君子之花呀,却隐藏在一片杀气之中。至此,作为诗歌,通过一层层的剥离,终于抵达诗歌的目的地,冷暖凉热,世态人心。
 
商震的诗,骨骼清瘦俊朗,语言平实凝练,立意高远深刻,常把现实生活中一些普通的细微琐事,看似漫不经心地编织在一起,实则匠心独具,往往在最后一刻,擂响诗歌的鼓,而结局常常出乎于读者的意料之外。这就需要弄险,语言的险、形式的险,内容更险。因为这不仅仅需要具备很强的拿捏文字的功力,更需要勇敢和担当,一张张脸谱,不知有道少人对号入座。正因为如此,诗人的时代性和前瞻性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一首诗便是一条警世恒言。
 
纵然诗情天纵,诗人也会累的,累的时候就会怀念故乡,怀念那个埋藏了他胞衣的地方。“无雪的冬天是我的敌人//雪不来,故乡不和我说话/雪不来,我在异乡的苦楚无处掩藏/雪不来,所有的风都能把我吹动//我是脱离了根的枯叶/易怒易燃/雪不来,就不安静”。还是平实的语言、还是普通的情感、还是干净的灵魂,这首《苦冬》读着是揪心的痛。
 
其实,一切语言的光环都小于情感,我们只是通过语言抒发、刻录了人生、社会的一小部分或者几个片段,可就这几个片段却能爆发出强大的威力,而具备了社会性。同时也能让我们看到作为个体的诗人,他的性情、他的操守、他的襟怀,他的思想。
 
自古诗人多苦吟,这两首诗连接在一起,我体会到一个诗人的人生历程,写到这里,我想到一个字:累!
 
 
慕白的诗
 
作者简介:慕白,原名王国侧,浙江文成人。中国作协会员、首都师范大学2014年度驻校诗人。有作品在《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星星诗刊》《青年文学》《北京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多次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诗歌精选》等年选。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诗歌班)。曾获《十月》诗歌奖、红高粱诗歌奖、华文青年诗人奖、李白诗歌奖等。著有诗集《有谁是你》《在路上》《行者》。

 
做一只水上飞的鸟
 
黄昏的余光下,芦苇荡
你唱着歌,可我不是你的李郎
我虽然姓王,我没有白马,没有我的王冠
 
歌是会飞的鸟儿
水里留下来她滑翔的影子
做一只鸟多好
想飞就飞,累了就歇
他的国土想要多大就有多大
 
在鸟的王国,无人喊我万岁
就算忘词,也有艄公的号子
伴一声:“欸乃”
还是柔软的
 
长安瘦马: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柳宗元的“欸乃一声”是在日出,慕白的“欸乃一声”是在黄昏;柳宗元要做个《渔翁》,慕白要《做一只水上飞的鸟》。想到这景象,我会心一笑,打开古琴曲《欸乃》,点上一支烟,靠在椅子背上,悠闲地看两个形象海市蜃楼般穿梭在屏前,一个皓首白须、身披蓑衣,一个峨冠博带 、手拿羽扇,好一个柳先生!好一个慕公子!
 
要说诗歌,其实咱国人才把文字运用到极致,无论古风格律,还是现代诗歌,诗境意象的建造,语言结构的打磨,其中之妙,妙不可言。慕白这首《做一只水上飞的鸟》就很妙,妙就妙在既古典又现代、既入世又出世,自嘲调侃,萧散自放。
 
古人擅做绝句、小令,今人虽然形式上脱略了格律,形变了,神还在,还自觉或不自觉地在诗歌里坚持、延续。慕白的这首小诗就是一幅画,黄昏、江上、芦苇、扁舟、渔夫、水鸟,而作为主体的诗人却站在诗歌的每一个句子里,时而在诗的明处,时而在诗的暗外,一条线始终收放在手。
 
他是谁?哪个李郎?《女驸马》里的李郎?还是风流天子唐明皇?没意义了,因为“我不是你的李郎”。如此,这歌声、以及歌声变幻的鸟儿,寓意就是美丽高贵的姑娘了,只可惜,我不是那个白马王子。那么“在鸟的王国,无人喊我万岁”,在另一个王国就有人喊万岁吗?果然,“就算忘词,也有艄公的号子/伴一声:“欸乃”/还是柔软的”,原来是在戏里,一声橹响,曲终梦断。
 
他写了什么?他为什么这样写?他要表达什么?我常常偏执地纠结在诗人的文字中。逃离世俗喧嚣的淡泊?穿越时空的妙趣?渴望自由的寄托?不想了,或许作者什么也没有想,就是慵懒地在灵感的驱使下随手写下了这首小诗。
 
夕阳下,一叶扁舟,自由畅快飞翔的鸟,其中一只,可能就是慕白。虽然从未相识,但透过诗行,我看到一个性情中人,写了一首性情的的诗,妙趣横生,有着古典含蓄的美!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居西安。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定居西安。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诗观:做一个行吟诗者,在人世间体验生命带来的痛苦和欢乐,用文字、用诗行编织出心灵的鼓,走着、敲着,哭着、笑着、抒发着。其实诗歌没那么复杂,你哭了你笑了你呐喊了,这就是诗歌。诗歌不是谁家的,诗歌是大家的,当然也包括我。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