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董卓武、韩琳的诗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13 | 阅读: 次    

  导读:长安瘦马解读董卓武、韩琳两位诗人的诗歌。

  董卓武的诗
 
  诗人简介:董卓武,男,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著有长篇小说《蕴空山传奇》、诗集《董卓武华州诗歌选》。
 
 
我在西安城里种庄稼
 
有一天
我突然想在西安城的大街小巷里,种庄稼
以前,我总觉得这城里缺点什么
或者说我到了这城里后遗失了什么
 
现在我明白了
这西安城里缺的是庄稼
我遗失的也是那已成往事的庄稼
我是一个农人
 
从小就与庄稼为伴
懂得庄稼就是我们的粮食
劳动,种地,才能在傍晚心安理得地端起饭碗
 
住进城里以后
坚硬的水泥地和钢铁楼房阻隔了庄稼生长的道路
种子被闷死,也用不着收割
庄稼是什么,都快要被忘掉
 
甚至有人把与庄稼有关的事情视为低贱
我昏昏噩噩地端着饭碗
吃了好多年不是自己劳动种来的粮食
这些粮食不是我的父母,就是我的兄弟所种
我吃着他们的血汗
 
吃别人的血汗太多
有些人就肥肥胖胖的习惯了
有些人就高高贵贵地飘飘然了
而我,由于血脉骨肉与庄稼和我的父母兄弟相连
 
庄稼的哭泣和父母兄弟的呼唤
让我从昏昏噩噩里突然惊醒
惊醒的我意识到这对庄稼是多么的不公
我决定造一回反,为我的庄稼
 
我要把庄稼种进这西安城里
种进这五千年历史上第一个大都市里
东大街西大街一直沿伸到东西两门之外
一律种上小麦
 
让小麦种下后在雪地里蛰伏六个月
再拨节抽穗到成熟金黄一片
消灭所有不懂稼穑的寄生虫
 
南大街北大街从终南山到渭河边
统统种上玉米
这绿油油的青纱帐隐藏着野免田鼠小花蛇和大灰狼
让他们对付冒着黑烟到处欺凌庄稼的汽车
 
还有很多小巷子以及房屋顶
全部种上高梁谷子大豆棉花和辣椒冬瓜
让它们组成千军万马去降伏庄稼的天敌污浊的空气
 
当然,还有一圈的护城河里
自然是种上优良的稻子和水莲
让蜻蜓来站岗放哨让青蛙低声呤唱
我要带着小麦玉米造反
 
我要让活蹦乱跳的庄稼把坚硬寡情的城市占领个遍
让城里的孩子伸手就能摘到新鲜的食物
还能学习到各种庄稼温情缓慢的生长过程
 
譬如松土播种浇粪收获弯腰流汗关怀和爱
庄稼是我们祖先的粮食
也是未来我们孩子们的粮食,唯一的粮食
庄稼静静地生长在田野里
 
是天地之间仅存的良心
让庄稼包围城市
让庄稼长满一座座高楼大厦
就是让庄稼的根须刺穿和打动城巿日益坚硬的冷漠
 
就是让庄稼质朴的感情,清洁的情怀
以及缓慢的节奏温暖和唤醒城市渐行渐远的记忆
就是让这天地间仅存的的良心拯救未来
拯救人们的心怀
 
  长安瘦马:
 
  文明的进程,也许总在碰撞中前行,破坏或者推翻,砸碎或者重建,从混沌到清晰再到混乱再到统一,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甚至是人类自己都无法把控的过程。
 
  我们分析阅读一个作家或者是诗人的作品,不单从文本中阅读他的文字符号所蕴含的隐喻和思想,还要从他所处的时代背景入手,这样才能充分了解他的喜、怒、哀、乐甚至时代局限。唐朝为什么会出现李白、杜甫?元朝为什么会出现王实甫、关汉卿?文艺复兴为什么会出现但丁、启蒙运动为什么会出现卢梭?上世纪80年代为什么会出现“朦胧诗”?而今的诗坛为什么充满春秋战国?
 
  我一直狭隘认为时代创造诗人,而不是诗人创造时代。诗人无论多么伟大,也只能在时代的圈子里挣扎,哪怕他能够和天地万物对话,哪怕他的思想能够穿透宇宙。但是诗人是不安分的,他的表达是时代的缩影,或者说是投枪。
 
  不得不说,我们的时代变化太快,几十年几乎就完成了几百年的变化,享受物资生活的的同时,我们迷惘、我们浮躁、我们紧迫、我们心里没根、我们戒备、我们相互挖坑、我们的贪欲光明正大地挂起掠夺的匾额、我们的诗歌漫天飞舞,可我们的生活,真的没有多少诗情画意。
 
  读着董卓武的这首《我在西安城里种庄稼》,我的思绪时常断裂,我会跳跃出诗歌,我会想起我住的这个地方曾经是灞河的一部分,大河一步步退缩、人类一步步前进,表面似乎很美好,里面却是冷漠、麻木的内核。原来这首诗在呼唤温情,在呼唤我们丢失的那部分良心。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诗歌的内容大于形式,思想大于技巧,情感大于语言,因为你的内容、思想、情感具备了一定的高度,你笔下的文字自然就会流光溢彩。这首《我在西安城里种庄稼》,无疑是一首冲击力极强的作品,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农耕文明和工业文明的碰撞,读到最后,我发现不完全是这样,而是诗人站在时代的高山上发出的呐喊,“让庄稼包围城市/让庄稼长满一座座高楼大厦/就是让庄稼的根须刺穿和打动城巿日益坚硬的冷漠”。
 
  穿透他、拯救他,突然间眼前浮现出唐吉坷德的形象,本诗所表现出的思想何尝不是《唐吉坷德》式的针砭时弊,揭露批判呢?也许诗人就是这样,无力的呐喊、理想化的布景、有时候这种情怀是可悲的,但是,却是可敬的。
 
  那么,大家都来西安城里种庄稼吧,东大街西大街一直沿伸到东西两门之外,一律种上小麦,南大街北大街从终南山到渭河边,统统种上玉米,也种下我们的良心。
 
 
  韩琳的诗
 
  诗人简介:韩琳 女,陕西华州人。从1992年开始写诗,先后在报刊发表诗作200余首,出版诗集《倾国倾城》,陕西省作协会员,现在某机关刊物任编辑。
 
 
 告密者
 
生命卧底在节气里 有根据地生长
梦在四处打听 自由的意义
向中心突围 还是奔溃四方
无论那个方向 都是俘虏
光阴的燧道 黑向漆黑
回头 春光乍泄
回头 万籁俱寂
秋风辞了秋词 互诉衷肠后
让往事恬静在唐诗
依附的梦和诗人相遇 抱头痛哭
纷扬的泪 弥散向月光
夜朦胧 在梦里 不醒
梦 在夜里 惊起 借得李白一壶白酒
一杯敬生命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
……
还留一杯自斟自饮 醉成 诗人
 
  长安瘦马:
 
  现在诗歌好像不太注重炼字炼句了,有的甚至连意象都不注重营建了。这其实很危险,一不留神,就把迸发出来的情绪和思想写成了口水乱溅的情况说明,那就不是诗歌了。炼字炼句,会使你的句子插上翅膀,你的诗歌就会飘扬起来。唐朝的贾岛,就因为炼字,搞了两次事情,冲撞了大咖的仪仗,第一次被关了一夜,第二次名扬天下。
 
  杜甫说:“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句子是诗歌的衣裳,是给读者的第一感官,好看不好看,你靠你修炼出来模样了。这首《告密者》,就很好看。首先她的每一个句子都是递进的玉珠,打磨得顽强坚韧、富有光彩,然后诗人把她串起来,串成一串美丽的项链,由外延直达诗歌的内核。阅读期间,那些玉珠样的句子,抛过来,在你心上,砸了一颗又一颗。
 
  我发现,现在表达柔情似水、细腻温婉的女诗人很少,反倒一些男诗人婆婆妈妈、絮絮叨叨,比如我自己。韩琳这首虽说是《告密者》,实则是人生的感悟或者是一种宣言。了悟了人生又能怎样?“向中心突围 还是奔溃四方/无论那个方向 都是俘虏”。许是洞彻了人生的况味,一丝超脱和旷达步入了诗中,“依附的梦和诗人相遇 抱头痛哭”。我想,那个诗人,就是她自己,纵然红尘裹挟,那些烦恼也不过是生活的盐,是人生的调味品,于是就有了这酒,“一杯敬生命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还留一杯自斟自饮 醉成 诗人”,于是就有了诗人的超脱和旷达。
 
  “我以一朵艳丽花的名份/和世界相认 灼伤了所有 包括自己/你在火焰中奔跑 剪影在忽明忽暗中/跃过了 海枯石烂的爱情/路过秋天的天空 桂树下/嫦娥 长袖善舞 在广寒宫 /星星点亮了灯 寂寞在山歌里前行/山村也是河流 迂回在山水间/夜晚的黑暗很美丽 透过星星的眼/远方 浮动着大海 高山 草原/听一花朵落 看风坐在花中央 招呼十万朵花/浩荡荡向泥土表达倾慕 /远方的你 依然热烈 遥望远方/我徘徊在你的远方 把你遥望成远方”--《缠绕的歌谣》
 
  诗人心绪是缠绕的藤,有时候诗人甚至在纠结中完成创作。至此,韩琳诗歌清晰了起来,她的诗句精致、她的个性鲜明、她的心性旷达,同时,也透露出一丝坚强的温婉。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定居西安。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诗观:做一个行吟诗者,在人世间体验生命带来的痛苦和欢乐,用文字、用诗行编织出心灵的鼓,走着、敲着,哭着、笑着、抒发着。其实诗歌没那么复杂,你哭了你笑了你呐喊了,这就是诗歌。诗歌不是谁家的,诗歌是大家的,当然也包括我。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